<output id="wcbcz"><tbody id="wcbcz"><var id="wcbcz"></var></tbody></output>
      1. <track id="wcbcz"><ruby id="wcbcz"></ruby></track>
        <bdo id="wcbcz"></bdo>
      2. <td id="wcbcz"><ruby id="wcbcz"></ruby></td>
        1. 首頁 > 投資理念

        基金經理啟示:不要把市場當老師。

        基金經理啟示:不要把市場當老師。

        上帝無處不在,但榮耀不一定長久。

        而且,越來越短。

        第一代股神張百萬,1993年靠電真空成名,輝煌了15年。2004年因重組股票而成名的王亞偉,有著七年的輝煌。2011年靠重慶啤酒(92.160,2.46,2.74%)成名的徐翔,輝煌了五年。2016年靠核心資產股成名的陳光明,有四年的亮點。

        2020年成名的這波股神,不到一年就被剝去了“神”的光環。

        2022年,a股沒有迎來7年周期的大牛市。市場波動較大,賺錢效應較弱。11日大盤之后,也被網友戲稱這是第10086次3000點保衛戰。

        在大市場中,除了投資者,還有基金經理在擔憂。他們一方面要應對凈值退出和基民贖回,一方面又要與外界聲音相處。上山時是掌聲,下山時是倒油聲。

        今年,風神的基金經理們表現如何?你聽到了什么聲音?

        “不賺錢就叫我蔡總,賠錢就叫我菜狗。”2021年,一個來歷不明的帖子讓“蔡松松”這個名字徹底脫離了圈子。

        從工作年限來看,蔡松松還是一個年輕的基金經理。從事證券工作七年,管理資金的時間更短。更重要的原因是2020年蔡松松拿下了半導體市場。那一年,從一級市場到二級市場,硬核技術走在最前面。

        單純的愛國主義吸引了很多基金和股票投資不專業的散戶,推高了蔡松松的基金規模。

        當然,口碑在“蔡爸爸”和“蔡爹地”之間搖擺,也與此有關。

        2021年8月開始,蔡松松的諾安成長開始觸底,觸底,觸底,恭維漸漸淡去,只剩下責罵。

        今年9月,有“蔡基金經理本周失聯”、“基金經理管理的一只成長混合型證券投資基金增持公司股份51.95萬股,使得基金產品持有公司股份的比例突破舉牌線,達到5.0065%”的傳聞。市場猜測立刻指向諾安基金的蔡松松。

        然后蔡松松本人和諾安基金都回應了,在正常休假。

        當時諾安成長的凈值處于下跌趨勢的最低點。此時此刻,希望停下來的不是蔡經理,而是諾安越來越尷尬的衰落。

        據統計,在a股市場,前三季度僅有煤炭采掘板塊有正收益,而收益較好的基金也重倉煤炭資源股。諾安混合成長前三季度收益率為-39.5%,在百億基金中排名墊底。

        蔡松的梭哈風格,從他對個股(86.910,3.99,4.81%)的態度就可以看出來。

        卓勝威,也就是傳聞中所說的突破舉牌線的持股。

        單只基金對一只股票的持股比例需要遵循“雙十”規則,即一只基金持有同一只股票不能超過基金資產的10%,同一基金經理管理的所有基金持有同一只股票不能超過股票市值的10%。

        持股超過5%后,即使盈利,半年內也不能逆轉,也就是說不能賣出。因此,考慮到加倉帶來的流動性風險和股票下跌帶來的凈值回撤風險,公募基金舉牌持股的情況并不常見。

        蔡松松給卓勝偉買的越來越多。

        一年多來,卓勝威的股價一直在持續下跌。截至10月19日,收盤價不到峰值的30%。今年8月,卓勝威實際控制人、聯合創始人、高管也拋出了減持計劃。蔡松松逆勢加倉的舉動,對外界來說太賭了。

        對于逆勢投資,諾安成長混合半年報提到“投資是反人類的,逆勢投資是痛苦的,重要的投資機會往往出現在市場出現重大分歧的時刻”。

        在半年報中,蔡松松也提到,未來中國半導體行業最大的機會在于國內替代。今年是國內換人元年。從長遠來看,技術創新帶來的行業繁榮不會輕易改變。

        除了諾安成長,蔡松松還管理了4只基金(A、C不單獨統計),規模都較遜色。最大的是諾安,尷尬也是典型的“蔡式”。

        蔡松松還在一只規模不到5億元的基金上有所創新。今年一季度,諾安創新風格從半導體轉向網絡安全、數字貨幣等題材,重倉股有偉世通(32.950,3.00,10.02%)和數字認證(23.360,1.30,5.89%)。蔡松松的加倉電腦板塊是因為政策東風。

        截至10月21日,諾安創新業績略好于諾安成長,但凈值跌幅也超過36%。

        基金本身就是一種分散風險的投資,但是波動這么大的基金和買股票有什么區別?這樣一來,蔡松松的“堅定”就不可避免地變成了“固執”。

        蔡松松本人,作為諾安基金曾經的“神”,現在在微博官方對基金經理的介紹中排名第20位。官方微博還顯示,諾安基金旗下共有29位基金經理。

        大大小小的股神都參與投資茅臺。茅臺的股神是袁林、單斌和張坤。

        眾所周知,張坤喜歡喝酒。2020年的市場,由于白酒市場的重倉,到年底,張坤管理的基金總規模達到1225億元,成為中國公募史上第一位管理規模超過1000億元的主動股票型基金經理。然而,2019年,張坤管理的基金規模只有300多億元。

        重型存儲在張坤有著更重要的意義。

        由于張坤持股集中度非常高,前十大重倉股往往占據80%以上的倉位,而張坤對重倉股更是情有獨鐘。

        到今年中報,張坤管理的基金規模最大的易方達藍籌精選前四大重倉股依然是九九、茅屋路和洋河股份。第二大是易方達優質精選,前四大重倉股也是這些公司,倉位的區別。

        其實,原來易方達的優質精選本來就是“易方達中小盤”。更名后投資范圍更大,偏愛大盤股和藍籌的風格更強。

        張坤被認為是最像巴菲特的基金經理。他不認同“順應市場”的觀點,而是希望用基本面來對抗市場。在他看來,積極的投資者試圖戰勝市場,這意味著他們不得不反對市場。

        在這種理念下,更重要的是尋找商業模式好、基本面好的股票。比如茅臺的業務供不應求,現金流很強。

        張坤認為,優秀的企業永遠不會突然變得優秀,而是往往有著悠久的優秀歷史,并在過去證明了自己。所以,張坤的持股比較集中,而且一定是在熟悉的領域。找到某個目標后,他愿意“砸錢”和“拿著”。

        他的能力圈從2013年的著名操作——加倉三公消費的白酒,擴展到醫藥、港股科技股、互聯網。

        但是,無論新能源、軍工、半導體有多火,張坤的信仰立場在反映到基本面上之前都不會占據一席之地。

        一般認為,張坤的信仰立場是茅屋路、騰訊和HKEx。非信仰崗位之前有醫藥、消費、互聯網、教育。

        重倉重復操作數量有限的股票會導致兩個問題:重倉的黑天鵝和擇時能力更容易影響基金凈值。

        2021年二季度,教育培訓集團被摧毀,張坤也在中報中承認教育培訓受到政策預期影響,對基金凈值產生負面影響。被列入實體名單的??低?29.550,0.53,1.83%)和受疫情影響嚴重的上海機場(57.650,1.13,2.00%)都曾是張坤持有的前十大股票。

        踩雷和美年大健康(4.260,0.22,5.45%),這是一家高負債,頻繁涉嫌欺詐的公司。不是說基金經理看不到這些東西。比如董對美年健康的評價是天衣無縫,但他還想賭美年健康在體檢這個朝陽行業的領先地位能一直保持下去。

        但對于選股非常重視基本面的張坤來說,高位買入是健康的,破綻太大,最后割肉出局是必然的。

        至于時機,和很多價值投資的概念一樣,都是為了優質公司的成長賺錢。張坤不會主動選擇時機。同時他也認為自己無法預測大勢,所管理的基金周轉率比較低。

        在漲跌容易被夸大的a股市場,好公司往往以更高的估值進行交易。張坤信仰持倉和重倉的核心資產,包括伊利和中海油,都是公認的好公司。再加上基金抱團現象嚴重,漲了大家都高興,跌了就很難控制住撤退。

        在今年前三季度非煤難以獲得正收益的情況下,易方達藍籌前三季度收益率為-21.34%。

        從去年年初到現在,易方達藍籌的最大回撤是48.13%,也就是說,在最高點買入的基民,最高時要承擔將近一半的虧損,這是極大的心理考驗。相比之下,Noan成長在All in Semiconductor的最大回撤為55.67%。

        站在崗上的公民怎么可能沒有情緒?

        事實上,從長期來看,張坤管理的基金有不錯的回報,仍然以易方達藍籌為例。截至10月21日,最近三年的回報率為28.5%。

        所以,是否投資張坤管理的基金,需要先做三個判斷:

        A.公民本人是長期投資者嗎?

        b、坤忌健康明年美好?

        C.至少有一個公民和張坤需要很強的計時能力。

        “醫藥女神”格蘭是繼張坤、劉艷春之后的又一只頂尖基金。2021年末,她管理的基金產品達到1103億元。

        姬敏對她的態度也是又愛又恨。

        格倫在清華大學獲得物理學學士學位,在西北大學獲得生物醫學工程碩士和博士學位。投資板塊“對口”程度非常高。

        不過格倫管理的第一只基金并不是投資醫藥健康,而是專注于網絡技術的中歐明瑞新起點。這個基金也很有名,踩了從白馬到大坑的名股,比如樂視、暴風集團。

        格倫最好的時候是2019年到2021年上半年。一是大健康概念落地,醫療健康龍頭股大行其道。接著,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基金抱團現象嚴重,持續推高相關股票的股價。

        這期間醫療健康到底有多火?賣醫用手套的盈科醫療(22.100,1.57,7.65%)成為大牛股;東北大媽忘記了賬戶密碼,5萬元變500萬元的新聞就發生在這個時候。格倫中歐醫療健康凈值從2019年初的不到1元漲到4.31元,格倫成為“醫學女神”。

        2021年下半年以來,醫療健康板塊受集體挖礦影響步步后退,2021年下半年凈增長率為-24.36%。女神成了百姓口中的“葛韭菜”。

        但中歐醫療衛生規模在穩步上升,下半年總資金份額增長了77%。一些人看好這一次的板塊、基金經理和估值。也一定有很多人被“公募一姐”的頭銜和中歐無處不在的廣告所吸引。

        地鐵上的朋友們,誰沒見過中歐基金的吉祥物牛歐歐?

        今年前三季度,中歐醫療健康A實現盈利-27.74%。根據田甜基金的數據。com,中國和歐洲的醫療周轉率從去年下半年開始下降,今年上半年僅為18.06%??梢?,在不利的市場中,中歐醫療健康的策略是“躺著不動”。

        2020年和2021年,中歐基金先后發行了兩只基金,中歐阿爾法基金和中歐研究精選基金,都是由已經很有名的葛蘭管理,投資方向也不聚焦醫藥行業。

        上面說的明瑞的新起點和阿爾法、格倫管理的新老基金是一樣的。都是專注于競爭壁壘的優質成長型公司,選股方向也是一樣的,包括強制性消費品、消費品和服務業、科技創新。

        兩只基金去年的年報短文中,對基金運作的分析和展望基本相似,今年的半年報也完全一致。

        那么,成立新基金收取管理費方便嗎?

        截至10月21日,格蘭特管理的基金回報率在-30%--23%之間。

        截至半年報,阿爾法、明瑞新起點優于業績比較基準收益,研究精選略弱于業績比較基準收益,中歐醫療健康、中歐醫療創新均差于業績比較基準收益。

        在能力圈里,葛蘭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對放水、抱團、抓主題的熱情。今年,表現相對較好的基金是那些不屬于葛蘭能力圈的基金。

        那么,能力圈還是能力圈嗎?

        近年來走紅的基金經理有董、劉歌玲、趙毅等。他們有著傲人的學歷和漂亮的簡歷,即使不從事這一行,也會是其他行業的精英。

        買基地的人水平參差不齊。有希望自己的收入能讓自己每天多吃點肉夾饃的小白領,有希望強制儲蓄的初入職場的年輕人,也有希望過上舒適晚年的人。

        因為不專業,所以請基金經理管。他們要求的無非是分散風險和保值。

        經理人和基金公司都有自己的信仰,或者年底的排名,或者豐厚的獎金,或者下一個巴菲特。

        不同的信仰造就了不同的投資路線。相信金錢的人可能會在高位接管市場。相信排名的人可能會忽略風險,不得不增加基金規模。相信投資理念的人,可能會忽略基民的承受能力。

        但是在用別人的錢來打出自己的名號和利潤的時候,基金經理不應該忘記基民的訴求。

        本文由錦鯉發布,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聯系作者并注明出處:/showinfo-6-227321-0.html

        狠狠色噜噜狠狠狠狠7777米奇,色狠狠一区二区三区香蕉,一边亲着一面膜下奶韩剧免费,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